行业新闻

联婚破灭 众信旅游低价转让股权筹钱过冬

  刚与凯撒旅业打消“文定”仅三天,众信旅游就开始低价转让股份。12月9日,众信旅游开盘涨停。而就在前一日晚间,众信旅游宣布通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节制人冯滨以及持股5%以上股东郭洪斌,拟以2.42亿元的总价,向阿里巴巴(中国)网络技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阿里”)转让众信旅游6.04%的股份。事实上,就在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“联婚”告吹后,众信旅游不得已再次低价转让股权以求筹钱“过冬”。而在出境游停摆的环境下,一连吃亏的众信旅游要扛过隆冬,还需要期待业绩的苏醒。

  阿里低价抄底

  市场还没从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“联婚”失败的动静中回过神来,众信旅游便迅速找到了融资渠道。12月8日晚间,众信旅游宣布通告称,阿里与冯滨及郭洪斌签署了《股份转让协议》。通过协议转让方法,别离受让冯滨、郭洪斌所持有的众信旅游股份共计54773723股,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.04%。股份转让价款别离为约1.63亿元与约0.78亿元,共计约2.42亿元。

  本次权益变换后,阿里将持有众信旅游1亿股无限售条件畅通股股份,约占众信旅游总股本的11.06%。冯滨持股比例由22.33%降至18.25%,仍为众信旅游控股股东,而阿里则跻身为众信旅游第二大股东。

  事实上,早在2020年9月29日,众信旅游便已经与阿里“牵线”,出售给其股份。其时众信旅游发通告称,阿里与冯滨签署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通过协议转让方法受让冯滨所持有的众信旅游45470295股股份,占公司股份总数约5%。不外在上次权益变换后,冯滨扔持有公司约24.25%股份,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节制人。

  而在本次股份转让的三天前,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的“联婚”走向了破灭。此次低价转让股权,颇耐人寻味。

  乞贷“过冬”

  对付本次股份转让的原因,众信旅游在《简式权益变换陈诉书(1)》中称,126直营网官网,信息披露义务人拟通过本次协议转让股份,加深上市公司与阿里之间的计谋相助,并满意自身因业务成长的资金需求,故抉择向阿里转让部门股份。不外,对付此次众信旅游低价转让股份,有业内人士阐明称,实际上这是众信旅游“卖股融资”的一种办法,当前出境游临时无法放开,而众信旅游业绩也迟迟不能回暖,企业需要资金来维持运作,这种环境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  值得留意的是,众信旅游还于同日公布,拟向冯滨和郭洪斌借钱合计不高出3亿元用于日常策划。而众信旅游于去年向冯滨所借的3.17亿元,因还款期限为本年12月20日,故同时申请借钱展期。

  尚有业内人士暗示,一方面,众信旅游“卖股求生”是为了晋升市值。另一方面,由于出境游停摆,众信旅游主业业绩低迷,需要丰裕的资金储蓄,才气确保度过“隆冬”。此次接纳2.42亿元现金,也可以增补本身的现金流。从进一步成长的角度,众信旅游或者是为了借阿里在OTA方面的资源,钻营新的成长。

  不只如此,尚有业内人士阐明称,其实旅游市场欠好,作为众信旅游实际节制人难免早就有尽早套现离场的想法,不外当前形势下,想要将手里的股票卖个好价格,并不那么容易。据相识,除了卖给阿里股份,冯滨还在本年1月减持了公司股票,其时冯滨就通过大宗生意业务的方法减持其持有公司约2%的股票。

  如今,想要晋升众信旅游市值,还得等候业绩回暖。

 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财富研究院副传授吴丽云暗示,众信旅游需要新的成本担保企业的一连运营,来支撑企业度过难关。

  仍待市场好转

  在出境游一连停摆的环境下,未能与凯撒旅业“联婚”的众信旅游,仍需面临一连吃亏造成的逆境。接下来如何止损,则成为众信旅游最需要办理的问题。

  按照众信旅游前三季度财报显示,公司营业收入为4.76亿元,同比下降64.6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吃亏约2.05亿元,同比上升34.29%。固然在吃亏数额上有所淘汰,但总体仍保持着一个较为低迷的状态。

  面临吃亏,众信旅游也暗示,将进一步紧抓中国旅游行业迭代新机会,一连深耕海内旅游市场,加深海内游、省内游和周边游市场的开辟力度,潜心专注打造佳构高端旅游产物,为疫后旅游市场的规复一连蓄能赋能。公司也将操作成本市场的多渠道融资方法召募资金,努力推进公司的后续成长,力图为股东缔造更多代价。